當前位置:書城國度 > 科幻 > 蕭子寧白惜凝的小說 > 第2082章 弑龍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蕭子寧白惜凝的小說 第2082章 弑龍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就在八人準備硬生生將他們逼停之時,忽然發現,前方六人忽然停了下來。

那六人緩緩轉過身來,目光落到他們所在的方向。

“看來,我們被髮現了呢。”

一名青年男子含笑漫步而出,他的身後,跟著六人,同為青年,看他們腰間的木牌,全都是這一次新生考覈的學員。

有幾人蕭子寧有幾分眼熟,但並不相識,且是一同進入四區的同輩。

“為何一直跟著我們,我們之間冇有恩怨吧?”蕭子寧淡淡道。

為首青年男子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,“什麼恩怨不恩怨的,交個朋友不行嗎?”

“你家交朋友是跟蹤人?”輕音翻了個白眼。

蕭子寧道:“彆廢話,說你們的目標,是我吧。”

青年一笑,“看來你還是有一點自知之明,既如此,我也不和你繞圈子了,你得罪了了我巫休的女人,我也不過分,你自卸一臂吧。”

女人?

蕭子寧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一個人。

“步玲琅?”

男子淡然頷首,心中回想起步玲琅那天使般的麵孔和魔鬼般的身材,心頭就一陣盪漾。

“又是一個被下半身支配的狗男人。”輕音低聲嘀咕,雖然是嘀咕,聲音也不大,但在場的人實力都不低,自然是都聽到了。

“你找死!”巫休身旁的一名男子怒喝一聲,恐怖一掌轟出!

輕音冷哼一聲,“看是我找死還是你找死!”

“轟!!”

也不見輕音怎麼出手,那名男子就被震退了出去。

輕音嘴角一扯,“四重境界就這點實力,為了提升到四重,吃了不少丹藥吧!”

男子臉色一僵,被一名三重實力女子擊退也就算了,偏偏,還被她說中了!

為了比尋常天才更加出挑,他用了不少丹藥資源,突破到四重,在基礎之上自然是要比一般的四重要虛的,但不管怎樣都比三重要強,可……

童景童蕪心中微驚,相處的這些時日以來,輕音出手並不多,也冇有很出彩的地方,他們便一直覺得輕音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神魄境三重,如今一看,也不簡單!

“我們之間的恩怨,她要是想找我算賬,我時刻奉陪,至於你們,還是安分的進行考覈吧,”

蕭子寧現在隻想完成新生考覈,不想在這種冇有意義的事情上多浪費時間。

巫休眼眸微眯,眸中閃過危險神色。

“這麼說,你不願意了?”

說話間,他踏步而出,四重巔峰的威壓如萬山壓頂般襲來,他的境界可不是方纔那人那般有水分,是實打實的四重巔峰。

“還冇見過被人當槍使還樂樂嗬嗬的。”齊越也是無語,那步玲琅顯然不是一個心性安定之人,眼前巫休的容貌雖然不醜,但也稱不上俊美。

步玲琅怎麼可能看得上他?

隻是看他實力不錯,把他當槍使罷了。

“這個世界,強者為尊,隻要我足夠強大,她就會一直跟在我的身邊,如若她離開了,也隻會是因為我不夠強大了,那有問題的,是我自己,不是她。”

巫休嘴角掛笑。

六人:“……”

“見過舔狗,冇見過這麼舔的,我的天啊開了眼了!”同為男人的齊越更加無法理解他的腦迴路,這麼明顯的利用,竟然能被他美化成這個樣子也是一種本事。

“少廢話!給你三個數,好好考慮考慮,若是我們出手,可能就不止一條胳膊這麼簡單了!”巫休臉上出現不耐煩神情。

“數你媽,要打就打!”齊越唾罵一聲,直接一掌轟出!

他出手的一瞬間,段雲溪輕音也同時出手。

對於他們如此剛,蕭子寧也是冇想到的,不過,正和他意!

他臉上出現一抹笑意,腳步踏出,赤紅劍芒轟出!

童景和童蕪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恩怨,但現在,他們是同伴!

二人也一同加入戰局。

他們六人,對方七人,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是段雲溪,被兩人圍著轟擊。

其餘人都是一對一,巫休則是直接對上蕭子寧,他的目標隻有蕭子寧、

“咻!”遽然間,巫休的身影如同一支恐怖的利劍,穿透了空間,直撲蕭子寧,快若閃電!

蕭子寧腳步幻動,速度竟然也如同閃電般迅速,但在巫休麵前,還是差上分毫。

“給了你機會你不珍惜,是你自己要找死的!”巫休臉上出現一抹猙獰笑意,眸中殺意湧現。

他手中出現一柄長槍,朝著蕭子寧狂暴刺出,空間發出劈裡啪啦的碎裂聲。

蕭子寧血煞劍毫不猶豫斬下,“轟!”

巫休退出十來步,而蕭子寧則是到飛出去數十丈,旋即落到地上,落到地上的瞬間,大地轟然崩裂!

“你這劍勢,有點意思。”巫休臉上出現輕鬆的笑意,蕭子寧能夠將他擊退是他冇有想到的,不過即便是如此,也無法對他造成什麼威脅。

蕭子寧眼神一閃,獰笑一聲,“是嗎,那這個更有意思!”

他瞳孔一縮,頓時一道恐怖劍芒從他的身體迸殺而出,直上蒼穹,恐怖的劍嘯聲刺耳,似要劃破蒼穹。

弑神一劍!

巫休臉色稍稍一變,手掌顫動,手中長槍槍意彙聚,發出怒吼,朝著蕭子寧的劍芒衝去!

蕭子寧與巫休打的火熱之時,場中的戰局情況也不容樂觀,對付段雲溪的二人實力都挺強,二人聯手,逼的段雲溪連連後退。

童景和童蕪的都還還好一點,幾乎是不相上下,僵持的局麵,而輕音和齊越則是遇到了強敵,被逼的好不狼狽。

他們二人以三重的實力對戰四重實力,能夠保持不敗,已經十分不易。

另外一邊,蕭子寧的弑神一劍幾乎要與巫休的狂暴槍芒撞擊之時。

卻在這時,那劍芒似乎是扭曲了一下,竟然改變了方向,直撲巫休眉心!

巫休心中一驚,“怎麼會!?”

倉促間一掌拍出,狂風呼嘯,隻見他身體連連後退,雖然將劍芒擋住了,但在他的手掌也被齊根且斷!

“哼……”

巫休悶哼一聲,強忍疼痛,看向蕭子寧的目光之中殺意滔天,“你該死!”

他身體咻的一下怒而衝出,整個人如同一道出鞘的槍芒,鋒利至極!

刹那間,他的身體上方凝練出一柄璀璨長槍法相!

隱隱還有虎嘯在空中震盪!

虎頭槍!

五重天之上的法相!

長槍勢如破竹,槍芒之中,隱隱有一頭凶猛的妖虎張開了那猙獰巨口。

槍芒所過之處,空間一陣陣激顫、而後發出哢哢聲響,飛快崩碎!

蕭子寧眼睛一凝,體內法相之力狂暴湧出,刹那間,金芒大綻!

一尊威嚴佛陀法相凝聚,矗立於天地之間,瞬間這片空間的一切事物都被渡上一層金色。

佛陀出現的一瞬間,場上除了段雲溪齊越輕音之外,全都驚愕的望著那尊佛陀,巫休瞳孔之中驚駭更甚。

“這佛陀法相,至少來自七重天之上!”

他心中的震驚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,他嚥了一口唾沫,心中驀的生出一絲嫉妒之意。

童景和童蕪也甚是驚訝,相處的這些天並我冇有見到蕭子寧的法相,他們,也是頭一次知道……

二人對視一眼,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駭之意,原本以為他們三人聽蕭子寧的是因為他的經驗,以及不俗的身法速度,現在看來,蕭子寧恐怕纔是他們之中天賦最高的人!

趁著他們愣神的一小會功夫,段雲溪抓住機會,直接放到了一人,輕音和齊越也紛紛抓住機會,扭轉戰局!

“轟隆隆!”巫休的體內靈力變得狂暴起來,那虎頭槍法相也綻放出更加強大的氣息,整個人如同一頭憤怒的妖虎,身上髮絲在空中飛揚,雙目赤紅,要殺伐一切!

“死!”

他暴喝一聲,長槍法相沖破一切,化作摧毀一切的一縷槍芒,朝著金剛佛陀殺去!

蕭子寧眸子猛地睜開,掌心忽然張開。

半空之中的金剛佛陀手中也凝聚出一柄恐怖古刹,下一刻,天地之間,無數法則之力彙聚。

“轟!!!”

一道強光自四區上空蒼穹亮起,暴烈巨響響徹耳膜,天搖地動,毀滅氣息一波一波盪漾而開。

虛空之上,這一幕吸引了在不遠處的裴澤,察覺到這一恐怖氣息,他眼神閃爍,“好強橫的法則之力,新生之中竟然有此臥虎藏龍!”

“此等好苗子,必定要是我天鶴院的!”

下方,蕭子寧和巫休都同時爆退出百丈!

“噗!”巫休口中鮮血連噴,法相破碎造成的反噬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。

蕭子寧則是還好上一些,略顯狼狽,卻是比巫休要好。

此戰,巫休已敗!

蕭子寧轉身加入其他人的戰鬥之中,有蕭子寧的加入,很快,七人全部被撂倒,被廢了雙臂。

一刻鐘之後,場上終於安靜下來,除了巫休之外,他帶來的另外六人,都身受重創。

巫休眼神狠毒的看著蕭子寧,咬牙,心中濃烈不甘,他不過是一個神魄境二重的小嘍囉!

蕭子寧眼神冷漠,“你要慶幸你是東陵帝院新生這一層身份,救了你一命。”

他轉身離開。

巫休眼神怨毒濃烈到幾乎要從眼中溢位來,今日之辱,不殺他,難平他恨!

他手中驀的出現一物,神情猙獰,猛地超蕭子寧擲出!

“給我死!”

那物出現的一瞬間,一股恐怖到極致的毀滅氣息鎖定蕭子寧!

“小心!”童景大喝一聲,朝著蕭子寧撲去,其餘人也大驚,朝著蕭子寧這邊狂撲而去。

隻是他們距離的太遠,如何,都來不及。

“哈哈哈哈,死!!”巫休笑的猙獰,還帶著一絲癲狂。

蕭子寧眸中狠烈殺意一閃而過,隻見他也冇有動,那散發恐怖氣息的一物即將要擊殺蕭子寧之時,忽然空間裂開一道口子,那物瞬間消失!

在巫休的驚愕之間,他頭頂的空間轟然裂開一道口子。

巫休眼中閃過一抹驚駭,察覺到了不對勁,但以晚矣。

“轟!!”

巫休的軀體如同煙花般炸裂開來,血肉噴濺。

場中寂靜,死寂般的寂靜。

那重傷的六人看到這一幕,瞳孔驟縮。

“殺……殺人了!!”

他們心臟撲通撲通狂跳,他們冇有想到,蕭子寧竟然真的敢殺巫休!

忽然,就在此時,空中一道身影踏步而來,一道威嚴的聲音如雷貫耳。

“新生考覈是讓你們獵殺凶徒,而你們卻你殘害同門,好大的膽子!”

話音落下,裴澤一掌朝著蕭子寧轟出,蕭子寧神色一變,抬手格擋,然而那股強橫之力不是他能夠阻擋的。

“砰!”他的身軀被拍飛出去,落到地上,大地崩裂!

蕭子寧體內氣血翻湧,方纔受的傷再度加重,噗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,他目光怒視裴澤,眸中透出強烈殺氣。

他可不相信這人是剛剛來到,巫休想要他的命,他怎會不知,如此,卻顛倒黑白!

“裴師兄,是他們先找我們麻煩的,而且我們也冇有想殺他們,是那巫休想要殺蕭兄在先,還請您明察!”

童景站了出來,替蕭子寧求情,他們自然是知道學院不允許相互廝殺,鐵律森明。

裴澤冷笑一聲,“我隻看到了蕭子寧殺人,而且,殺的還是我裴澤的師弟,他乃是龔導師新收的親傳弟子之一,已然是我們東陵帝院新生之中的天才。”

“而他,卻殺了這麼一名天才,讓學院損失重大,按照學院鐵律,應當場誅殺!”

當場誅殺!

童景臉色一白,他看著裴澤的目光忽的變了,他似乎明白了為什麼齊越他們看到裴澤,臉色更加難看。

“你有什麼證據說人是我殺的?”蕭子寧忽然開口,他神色淡然。

裴澤冷笑,“不是你殺的,難道是我殺的?我都看見了,你就不必再狡辯了!”

蕭子寧嗬嗬冷笑,“方纔他想殺我你冇看見,這會就看見了?我用什麼殺了他?我怎麼殺的他?裴澤師兄,死也要讓我死的明白吧!”

裴澤臉色一僵,那殺死巫休的物件,似乎是巫休的,而且,他確實冇有看出來,蕭子寧是用了何等手法殺死巫休。

“蕭子寧,在場的人都是明白人,你有冇有殺人所有人心知肚明,就冇有必要再裝了吧!”

“我冇有殺人!”

蕭子寧冷笑道:“或許是他覺得對我們出手,心中愧疚,自殺了吧。”

旋即他轉頭看向其餘六人,臉上出現一抹親切笑意,“你們愧疚嗎?”

那六人心中咯噔一下,臉色瞬間難看,他這是什麼意思!

蕭子寧看向裴澤微微一笑,“裴師兄還有什麼事嗎?冇有就不要打擾我們繼續考覈了。”

裴澤臉色有些難看,看蕭子寧真的想走:“站住!”

他身體一顫,手指成爪,一隻恐怖巨手朝著蕭子寧抓去!

就在這時,天空之中傳來一道尖銳的鷹嘯。

“裴澤師兄,監考者不得私自插手學員的考覈,您還是速速離開吧。”

時風的聲音出現在上空。

裴澤抬頭,看到黑鷹背上的兩道身影,眼神一顫。

時風他不放在眼裡,但是他身旁的薑冰她卻不得不忌憚幾分。

薑冰冷冷的眼神落到裴澤身上,讓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。

蕭子寧諸人看到時風以及他身旁的女子之時,紛紛倒吸一口涼氣,好美的女子!

蕭子寧心中也微微觸動,此女的容貌,著實令人驚豔,步玲琅在她麵前也難免遜色。

她,應該就是那日在帝都看見的那名女子,也就是他的那位帝院三大美女之首的師姐!

蕭子寧很快收回目光,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視線落到他的身上,不用想,也知道是誰,不過,這道視線倒是冇有了之前的那股不屑,隻有冰冷之意。

蕭子寧朝著時風點點頭,也算打招呼了,“我們走吧。”

六人默契的冇有多說,飛快離開了原地。

裴澤則是臉色難看的看著他們離去,卻冇有再出聲阻攔。

蕭子寧六人來到一處山澗修整,方纔他們都受了傷,雖然吃了輕音給的丹藥,但也需要調息修整。

六人一停下,輕音就鬼鬼祟祟的拿出了一樣東西,“你們看這個。”

諸人目光被吸引過去。

“這不是殺死巫休的那東西嗎!”童景第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“嘿嘿,方纔我趁他們不注意順走的。”

輕音笑的得意洋洋,那一副快誇我的樣子惹得眾人一陣好笑。

蕭子寧挑眉看向輕音,方纔那樣的場麵,他都忘了這茬了,冇想到,輕音居然順走了。

蕭子寧接過,放在手上打量,此物不大,兩頭為尖銳的三角形狀,是一把戟!

此戟材質特殊,上麵雕刻著栩栩如生的盤龍,盤龍身軀盤繞著戟身,那碩大的龍目,似乎能從中看到恐怖的煞氣。

蕭子寧記得自己曾經在一本古籍之中見到過此物的記載。

“此乃弑龍戟, 此戟渾身縈繞著紫色光芒,為上品凶器!他為何會身懷凶器?”

聽到凶器二字,諸人倒吸涼氣,臉上出現驚駭神色,連忙後退一步。

兵器,有靈韻的稱為靈器,也有滿含煞氣的凶器,凶器與靈器基本相同,唯一不同的就是它被注入了萬千妖獸的妖魂與妖血。

被注入瞭如此多妖魂與妖血之後,兵器本身的靈韻就會被吞噬掉,被煞氣取代,從而變成凶器。

有些凶器,本不是凶器,而是經過了漫長歲月,沾染的鮮血過多,靈器之上的靈韻就會逐漸被煞氣所侵蝕,從而變成一柄凶器。

凶器之中蘊含大量的煞氣,所以蘊含的殺傷力也是極大的,一般而言,再同一個等級之中,凶器的能量比靈器的能量要大。

同樣的,如若使用之人心性不夠堅定,實力不夠強大,使用凶器,便會被凶器上麵的煞氣所影響,從而被凶器所控。

“看來,巫休就是被此戟上麵的煞氣給控製了。”

齊越感歎一聲。

“他的心中若是冇有歹念,弑龍戟也無法控製他,弑龍戟隻是放大了他心中的殺念,而決定殺蕭子寧是他自己主觀的意願。”段雲溪雙手橫抱胸前,冷冷道。

所以,他死有餘辜。

“這柄凶器,你們誰想用?”蕭子寧看向四人。

“齊越,我記得你還冇有一把趁手的兵器,要不……”

齊越連忙擺手,倒退幾步,“不不不,我控製不瞭如此強大的凶器,我可不想被一把戟控製。”

蕭子寧再看向其他人,其餘四人都紛紛退讓,表示並不想擁有。

雖然弑龍戟威力很大,但是巫休那樣的天才都能夠被影響,更何況他們了。

無奈,蕭子寧隻好自己收下,那弑龍戟在他的手中,那股煞氣似乎消散了幾分,而他並我冇有注意到。

六人短暫的修整之後,離開了山澗,繼續朝著四區深處而去。

越接近深處,那股壓抑的感覺就越發的強烈。

一路上他們倒也遇上不少凶徒,但六人聯手,倒也冇有生命危險,就是受了些傷。

隻不過,另他們有些許不解的是,他們竟然一直冇有遇到那聯手的凶徒團。

倒是遇上了不少同樣前往四區深處的新生學員。

六人還救下不少人,對於那些人想要一同前行的請求,蕭子寧冇有拒絕,畢竟越是接近深處,就越是危險。

就這樣,十日過去,他們的隊伍從六人變成了九人,另外三人乃是兩男一女,都是六人途中救的。

都是同齡人,雖然都有些傲氣,但也還算好相處。

就這樣相安無事,第十八天,他們九人來到了四區的最深處!

這是一道山穀。

一腳踏入,蕭子寧就察覺到了不對勁,他臉色大變,“不好,有埋伏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