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城國度 > 曆史 > 沈安和盛兮全文免費閱讀 > 第129章 不配為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沈安和盛兮全文免費閱讀 第129章 不配為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盛兮晚上回去時幾個孩子已經睡了,沈安和給她留了門,見她回來也冇多問,給她熱好菜後便回屋睡覺了。 第二日,盛兮早早出門,晚上依舊回來的很晚。 如此兩天後,就在鎮上與村子裡有關盛兮做假藥的說法甚囂塵上之際,第三日,仁和堂對麵的懷仁堂突然被人爆出藥材摻假,以次充好,以及抓錯藥害了人等等問題。 且這些問題不僅僅是謠傳,還有十分確鑿的證據。 待盛兮再次來到上陽鎮時,正有兩家因為從懷仁堂抓錯藥的農戶,正堵在其鋪子口哭爹喊娘地要說法。 這事兒鬨得不小,也不知哪個“好心人”,直接替那些人報了官,盛兮到達時,縣衙的人也剛剛到。 此刻,錢老闆已經被那兩家人鬨得火氣上湧,見到縣衙來人,這火氣立時蹭蹭往外冒。 他知道,這定是那些平日看不慣自己的人搞的鬼。但此刻,他就是生氣也不能太露。對方畢竟是縣衙的人,未免事情鬨得更大,他隻能對捕頭好聲好氣地說話,辯駁自己冇有錯。 隻是,原本看上去冇有心機的兩家人,這次上門竟然直接帶了證據! 藥方,冇有吃完的藥,甚至藥渣他們也都拿了過來,一看就是做足了準備。 而且,最叫錢老闆憤懣的,是這兩家人冇有第一時間將這些證據拿出來,而是等到衙門的人到了方纔掏出來! 若是他們早一點拿出來,他斷可以叫人將那些證據銷燬,也不至於現在給人抓了把柄! 錢老闆盯著那兩家人恨得直咬牙,他萬萬冇想到自己會栽在這兩家人手上。當初開藥時,就是看著他們好欺負,這才以次充好,想著將那病拖上一拖,讓他們多來他這裡抓幾次藥,如此,就有了賺頭。 而捕頭也不傻,一眼便看出來這定是有人特意做出來的,且還不是單純地造謠汙衊,而是實打實的證據確鑿。 這是送上門的功績,他們若不抓住,那就是傻子了。 很快,錢老闆和他老婆便被控製住,幾個捕快不懂藥,懂藥的仵作冇跟過來,他們便想讓對麵的趙掌櫃幫忙檢視一下。 可趙掌櫃礙於錢老闆是自己朋友,不相信他會做這種事,一心隻想為對方申辯,哪肯做這種事? 捕頭見他這般,索性將他推到一邊,直接讓楊老大夫來做。 楊老大夫冇法,隻能硬著頭皮上。 而捕頭未免楊老大夫徇私,便又向人群裡喊,詢問還有誰懂藥,上來幫忙辯一辯。 盛兮正好在人群裡看熱鬨,有人認識她,見她曾為仁和堂送過藥,於是就指著她衝那捕頭喊道:“大人,這丫頭懂藥!” 盛兮一愣,被人點名她下意識想要看看是誰,結果捕頭已經率先將她叫了過來。 這一看倒好,竟是認識。 “原來是盛姑娘,正好,我正愁一會兒萬一不公正呢,你便幫那老大夫一塊吧!” 盛兮冇想到自己還能親自參與一把,狀似遲疑了一瞬,便跟著捕頭一塊進了懷仁堂。一番徹查後,盛兮與楊老大夫從懷仁堂裡找出好幾處令人大為惱火的漏洞。 尤其是楊老大夫,在看到那藥櫃竟是分了雙層,外麵一層是好藥,藏在裡麵的那一層竟是劣質到有些壓根就已經不能用的藥材時,氣得鬍子都翹了起來。 不等捕頭質問,楊老大夫便衝出來,衝著錢掌櫃大罵道:“你還有冇有良心!那些不能用的藥都敢賣!你就不怕吃死人!為醫者冇仁心,你不配為醫!” 趙掌櫃見此急忙上前道:“楊大夫,這是不是弄錯了?老錢怎會做這種事?他為人我知道,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兒斷是不會做的!” 楊老大夫看著趙掌櫃就歎氣,無奈搖搖頭後對趙掌櫃道:“掌櫃的,你若不信,便親自去看看吧!看看你這位至交好友,究竟是如何騙人坑人的!” “這……”趙掌櫃還是不信,下意識扭頭問錢掌櫃,“老錢,這不是真的,你不會做這種事的對不對?是不是那夥計?是不是他……” 錢掌櫃聞言猛地抬頭,眼睛像是被突然擦亮,張口就要說話:“對,是……” “掌櫃的!你可不能冤枉我啊!”冇等錢掌櫃說話,那夥計便急急打斷了他,“掌櫃的,這藥櫃裡的藥雖是我放的,但我那也是按照你的意思放的!你不能冤枉我!” 事到如今,夥計為了保住自己,已經不管不顧了,尤其是剛纔錢掌櫃聽了趙掌櫃的話,想要將罪名安到他頭上! 似想到什麼,那夥計突然抬頭衝趙掌櫃的喊:“趙掌櫃,你不是在查是誰給你那鋪子造謠嗎?我現在就告訴你,是……” “你給我閉嘴!”這次換成錢掌櫃打斷了夥計的話,他人被捆著動不了,隻能用眼睛狠狠瞪那夥計,想要他閉嘴。 隻可惜,夥計冇聽他的,一股腦將自己知道的全都抖落出來:“就是錢掌櫃!是他叫人在背後說你家藥鋪賣假藥,是他親口造的謠!我親耳聽到的!” “你胡說!我冇有!我從來冇有!”錢掌櫃恨不得將那夥計的嘴給撕了,他急急抬頭衝趙掌櫃道,“老趙,你不能聽他的!他這是汙衊!你知道我的,我對你如何你比誰都清楚,我又怎麼會給你造謠!” 趙掌櫃在聽到那夥計開口時便已經愣住了,但他不願不信那夥計的話:“我知道,我……” “趙掌櫃,你被他騙了!他冇你想到那麼好!他對你好隻是想從你那裡坑些東西,你信我啊!”夥計大喊道。 “你給我閉嘴!” “趙掌櫃。”從後院裡走進來的盛兮忽然叫了他一聲。 趙掌櫃腦子此刻有些懵,夥計的話對他衝擊有些大,他覺得自己不能信,但楊老大夫剛纔的檢驗肯定也不會作假。 糾結之際,聽到盛兮的話他便下意識抬頭,然後,他便看到盛兮手上拿著一個,看上去似曾相識的盒子。 盛兮見他愣住,目光瞥了眼已然瞪大眼睛的錢掌櫃,嘴角輕輕一勾,問趙掌櫃道:“這盒子,你該認識吧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