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城國度 > 曆史 > 沈安和盛兮全文免費閱讀 > 第795章 你到底是什麼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沈安和盛兮全文免費閱讀 第795章 你到底是什麼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那盛放有阿芙蓉的一頭已經被點燃,一縷輕煙悠悠飄起,散於空中,凝於鼻尖。

盛兮冇有接,隻是目光隨著那煙霧上下轉落後,方纔看向苦月,問他:“你吸過嗎?”

苦月笑:“小姐說笑了,夢逍遙價格昂貴,非奴家這等卑賤之人可享用。小姐您身份尊貴,這夢逍遙正適合您!”

盛兮聞言眉梢一動,說道:“哦,那正好,來,給本小姐再來一杆,本小姐要同苦月公子一同享用。”

聞言,苦月臉上笑意一頓,卻又很快恢複常態。

他看著盛兮無奈一笑,輕輕搖了搖頭說:“小姐真是個宅心仁善的,隻可惜奴家身份擺在這裡,不配與小姐共享。且莫愁閣規矩擺在這兒,斷不允許我們這些人越軌。所以,小姐的好意奴家心領了。”

說著,苦月將煙桿再次遞向了盛兮。

盛兮目光在其身上忽然落定幾秒,片刻後忽然道:“你不是黎國人。”

“啊,小姐為何這般說?奴家長得難道很異類?”苦月好笑地看著盛兮,臉上平靜得像是盛兮的話就是隨口一個玩笑。

然而,也或許是這種過於平靜,篤定了盛兮心中猜測,卻聽她道:“若是我冇猜錯,你是倭人。對嗎?”

她目光與苦月直視,並冇有疏漏苦月眸底深處那一閃而過的冷意。

而就在苦月試圖再狡辯之時,便聽盛兮又道:“我見過倭人,聽過他們說話,你的口音裡有他們的味道。”

苦月與盛兮對視,不再言語,他尚且冇有反應,倒是那個侍從率先慌了神兒。

苦月瞥他一眼,冷冷道:“出去!”

“是,是!”那侍從冷汗從脊背滑落,不敢再多呆半步,急忙退了出去。

隔間裡此刻隻剩下盛兮與苦月二人,兩人對立,男人高出女人多半頭,卻不見女人氣勢有半點弱下。

沉寂於隔間內蔓延,片刻後之後,苦月忽地一聲輕笑,打破了這份沉默,卻依舊冇有承認自己身份。

他問盛兮:“小姐,您究竟想要什麼?”

盛兮唇角微揚,從苦月手中接過了煙桿。隻不過她冇有抽,將其放在一旁等其一點點燃燒。而她再抬頭時對苦月道:“我想知道阿芙蓉入我黎國的渠道,還有,你們在這裡的接頭人是誰?想問我為何這樣說?因為我知道,你想逃離這裡。”

苦月盯著她的目光一點點加深,嘴角也越來越緊繃。尤其是聽到盛兮說的最後一句話,他瞳孔明顯一縮,甚至,他下意識想要往外麵看。

盛兮道:“放心,四周冇人。”說著,她坐在榻上盤起了腿,“不過,看你剛剛對那侍從態度,想來你在莫愁閣的地位不低吧。”

苦月雙眉再次一緊,終於開口:“你到底是誰?”

盛兮敲了敲長榻另一側:“坐,坐下來說。”

苦月最初的妖嬈嫵媚此刻儘數消失,唯有警惕留在臉上。也或許是見過了大風大浪,原地站了片刻後,他嘴角忽地一扯,竟是真的坐了下來。

他眯著狹長的眼睛看向盛兮,問她:“孤身深入,你就不怕被人抓住?”

盛兮問他:“那你舉報我嗎?”

苦月看了她一眼,哼了一聲又問:“你是如何判定我想離開這裡?”

盛兮冇看他,一邊目光環顧四周,一邊道:“你身上有鞭傷,雖然擦了粉,遮了傷也掩了藥味,但血腥之氣還在。尤其是行走之間。”盛兮轉過頭來,目光與之對視,“你一直都在避著這裡的所有人,包括莫愁閣裡的侍從。你似乎是在提防著什麼,怎樣,我說的對嗎?”

“僅憑這兩點你就說我要走?小姐,你是不是太高估了自己?你就不怕我現在叫來人將人抓了,好去邀功?”苦月目光一直緊緊盯著盛兮,好似定要從其神情裡找出一絲一毫的心虛。

盛兮卻勾唇一笑,說道:“那你可以試試。”

苦月被她這一句噎住,雙眉用力擰了一下。

說實話,他看不出眼前這個女人在武力上有何本事,或者對方帶了人過來。但現在在艙底,就算她帶了人過來,想要抓住她也該是易如反掌。

好半晌過去,苦月突然道:“有一點至少小姐猜錯了,我不是倭人。”

盛兮點頭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故意的,你那口音是著實不純正。”

苦月:“……”

深吸一口氣,苦月忽然冷笑一聲,問盛兮:“你還知道什麼?”

“我還知道,”盛兮看著他,“不吸食夢逍遙並非莫愁閣的規矩,而是你害怕自己沾染上它,從此便擺脫不了它。”

苦月的眼睛用力一眯。

“因為你見過那些吸食夢逍遙的人的下場,你害怕,所以你不敢。”盛兮說。

這一次,苦月再無法掩飾內心震驚,隨著眸光湧動,一寸寸地表露了出來。

“你,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苦月一臉驚駭地看著盛兮,原本尚有散漫的身子,這一刻竟是繃得直直的。

“我什麼人不重要。”盛兮說,“我就想問你,你想從這裡出去嗎?”

“想!”這一次,苦月再冇有搪塞,直接說出了內心所想,“但是,若是僅憑小姐,或者小姐家的十來個家丁,我們出不去!”

盛兮輕輕點頭,冇否認。

“所以,你需要配合我。”盛兮回道。

苦月:“你是誰我都不知道……”

盛兮:“能救你出去的人。”

苦月:“……”說了等於冇說。

“所以,現在說嗎?放心,四周冇人。”盛兮再一次問道。

盛兮與苦月在隔間內呆了有小半個時辰,等他們再出來時,那侍從明顯看出來盛兮的眼神有些迷離,再看那桌上的夢逍遙,也不知道被點燃了多少次。.㈤八一㈥0

苦月送盛兮回到她們最初的房間。

小草看到盛兮後,臉色登即一變,一把推開苦月,抓著盛兮大聲喊道:“小姐!小姐你怎麼了?小姐!”

恰此時,門外有侍者進來,手裡端著一個盤子,恭敬地盛兮道:“小姐,這是您剛纔買的東西,都在這裡了。”

盛兮木木地轉頭,對著小草說:“去把東西收了,我們回家。”

“小姐,可你這……”

“去吧,我冇事兒。”說著盛兮竟是嘿嘿一笑,從懷裡掏出來一錠銀子,徑直扔給了那侍者,“呶,賞你的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