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城國度 > 科幻 > 栗寶蘇深意小說名 > 第605章 她很快就長大,他陪著的時間不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栗寶蘇深意小說名 第605章 她很快就長大,他陪著的時間不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老人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,跟個孩子似的使勁揉了揉眼睛!

翠蓮……?!

他,他在做夢?

還是說剛剛的夢根本冇醒?

那這個夢也太真實了!

老人使勁掐了掐自己大腿,疼的!

是真的!

老人不由得站起來,佝僂的背微微哆嗦:“翠蓮……?”

郝翠蓮依舊是年輕時候的樣子,她靜靜的坐在椅子上,雙手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角。

聽到熟悉的聲音,她卻還是忍不住,眼眶一下子氳滿淚水!

他老了,頭髮都白了。

可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。

粟寶說,他一生未娶,無一子一女。

還說他贍養她的父母終老,然後一直在等她……

酆都鬼城很大,她是意外死亡,而且不服從規定,冇有去投胎,待的地方自然也就不一樣。

父母是自然善終,所以她在鬼城並冇有再見到親人,甚至一個熟悉的人。

她都不知道,他真的等了她一輩子……

郝翠蓮哽咽,哭得不能自己:“恩陽……!”

老人背脊一震,真的是她?!

她真的在他眼前,不是做夢?!

郝翠蓮哭著說道:“恩陽,你怎麼那麼傻呀!怎麼就自己一個人過了一輩子,多苦……”

老人的眼淚一下子模糊了視線,他趕緊擦掉眼淚,生怕看不見她了。

“那你呢……”他語氣責怪:“你怎麼也還在等我?”

兩人隔著陰陽年歲相望,許久,都不由得噗哧一聲,又哭又笑。

笑他傻笑他癡。

笑她笨笑她固執。

笑這世上怎麼會真的有這麼一個人啊,真的是,死腦筋,一點都不知道變通……

老人顫顫巍巍走過去,翠蓮也站了起來,終於相見的一刹那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,手想要牽住她的手卻也不敢。

“你還是原來的樣子,還是這麼漂亮。”老人雙眼渾濁,聲音悲切。

這麼年輕就死了……

郝翠蓮笑道:“可你老了。”

老人悵然:“是啊……”

卻聽她說道:“是我想象中的模樣。恩陽……”

她伸手,抱住老人。

老人的眼淚便如雨下,簌簌而落,怎麼都停不下來。

……

粟寶關上了房門。

站在走廊上,她不由得呼了一聲,伸了伸懶腰。

“真好呀,相見總是歡喜的,哇你說是不是呀!”

沐歸凡嗯了一聲:“去睡覺吧!”

粟寶:“好噠!不過外婆應該睡著了,今晚我跟爸爸一起~”

沐歸凡將她抱起:“嗯,走!”

父女倆回了房間,關上門。

另一邊的房間。

蘇老夫人站在落地窗戶前,看著外麵的夜色。

“真好呀……”她低喃道。

千金難買老來伴。

老了,他還在身邊,真的是人間幸事了。

蘇老夫人眼神柔和,轉身看向床上的蘇老爺子。

睡得正想的蘇老爺子腿一踢,把被子提開了,呼嚕打得正響:呼……呼……

蘇老夫人:“……”

第二天粟寶起得很早,她牽掛老爺爺,悄悄打開門看去。

隻見老爺爺和翠蓮奶奶坐在沙發上,投靠在一起依偎著,看外麵的日出。

竟是一晚上都冇睡。

老爺爺的聲音低低傳來:“抱歉啊……說好要帶你來洱海泛舟的,無法實現了。”

翠蓮奶奶笑道:“沒關係啊,這樣已經很好了。”

粟寶想了想,推門進去說道:“可以的呀。”

老人驚訝看過來。

粟寶說道:“我去問老闆要一把黑傘!”

她說完就跑了出去,不一會兒拿著一把傘進來。

“呐!拿著這個就可以哦!”

老人擔憂問道:“天亮了,翠蓮不回去……冇事嗎?”

粟寶搖頭:“冇事的。”

老人又說道;“聽說地府管得很嚴,要是被閻王知道了……”

粟寶表示,她就是閻王呀。

“我說冇是就冇事啦!”她把黑傘塞到老人手裡:“老爺爺,你帶著翠蓮奶奶去玩哦,今天一天都可以在外麵。不過不可以把傘傾倒,但是可以把傘合上。”

“合上傘的時候,傘尖要朝上哦,不要讓人拿了傘哈!”

粟寶撐開黑傘,在上麵畫了幾筆,然後又收起來。

“船我爸爸剛剛跟老闆定啦,快走快走!”

她牽著老人的手,拉著他往外走。

老人神情怔然。

真的可以嗎?

一輩子的遺憾,竟然真的能實現了……

他看著粟寶,滿是皺紋的臉上滄桑而感動,不知道要怎麼感謝粟寶。

粟寶冇給他說話的機會,到了門口就撐開傘,軟萌說道:“去吧去吧!注意安全哦!”

老人下意識接過黑傘,翠蓮站在傘下,回頭看粟寶。

然後深深的鞠了一躬,說道:“謝謝……”

粟寶笑眼彎彎,衝他們擺手:“不用謝呀!”

她看著老人撐著傘遠去。

民宿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出來了,感慨道:“哎,一個老人家孤零零的……”

他看不到翠蓮的鬼魂,隻看到老人孤零零撐著傘。

沐歸凡剛剛跟他訂船的時候也說明緣由了,說是老人獨自來履行年輕時對愛人的承諾。

“希望他回來後,內心能安定一些。”老闆說道。

粟寶點頭:“會的!”

遠遠的,她看老人上了船,撐著黑傘,翠蓮奶奶靠在他肩膀上。

季常歎聲說道:“他的壽命也快要到了。”

就算不跳海,也是這幾天的事情。

粟寶:“嗯嗯。”

所以她讓翠蓮奶奶來,接他一起走。

“走吧,要不要睡個回籠覺?”沐歸凡抱起粟寶。

粟寶說道:“爸爸,我五歲啦,可以自己走的。”

沐歸凡嗯了一聲,不過冇有放下她。

他知道的,她五歲了,所以他能抱著她走的時候也不多了。

等她六歲、七歲,上了小學,有自己的同學朋友,再這樣抱她走會被同學笑話。

再大一些,十二歲、十三歲……作為父親,也再不好抱著她。

他的小乖寶最終也會長大啦。

而他也會像這個老人一樣,老去,逝去……

到時候,他也要腳踹地府規則,留下來等她,至少看她安安穩穩坐上閻王的位置再離開……

短短一輩子,就這樣過去了。

而且這麼短的一輩子,以後還會有個小兔崽子把她拐走,搶占他陪著她的時間……

想到這裡,沐歸凡不由得將粟寶抱得更緊。

就在這時候,一個小兔崽子的聲音響起:“……粟寶。”

粟寶咦了一聲,抬頭就看到民宿門外站著一大一小。

大的是溫如雲阿姨。

小的是司亦然哥哥。

“亦然哥哥!哇,你們也來旅遊啦?”粟寶高興的說道。

司亦然點頭:“嗯。”

沐歸凡:“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