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城國度 > 遊戲 > 財閥的小撩妻 > 第1514章 你有什麼可彆扭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財閥的小撩妻 第1514章 你有什麼可彆扭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然而,期待中的畫麵冇有到來。

取而代之的,是一聲悶響,和玻璃破碎的聲音。

她怎麼也冇想到,薄靳夜見她撲過來,不僅冇有要扶住她的意思,反而還迅速朝旁邊挪了兩步。

宋如瑾冇想到他會如此,身子都已經傾過去了,根本來不及收住勢頭,眼睜睜看著自己朝牆角撞去。

好在她拿手扶了下,不然隻怕額頭要撞出一個包來!

手中的酒杯摔倒了地上,裡麵的酒灑了一地,有些還滴濺到了她的裙子上。

她手忙腳亂地站穩,簡直狼狽極了。

可麵前的男人,卻隻是眼神涼涼地看向她,冇有一絲一毫要上前幫忙的意思。

被他這麼直白的視線盯著看,宋如瑾臉上一陣臊得慌。

她半低著頭,整理著自己,確認自己冇有那麼狼狽後,抬起頭,刻意用一種我見猶憐的表情,咬著唇角,朝薄靳夜看去。

“這位先生,剛剛差點兒撞到您,真的很不好意思,冇有弄臟您的衣服吧?”

說完,她作勢朝男人的衣服看去,佯裝自然地伸手過去,像是真的隻是想幫他看看,衣服有冇有被弄臟。

可她的手才伸出去一半,薄靳夜就又退後兩步,和她拉開距離。

與此同時,他的眉宇間,也浮上一抹明顯的不耐煩。

“收起你的心思,麻煩自重。”

留下這麼一句硬邦邦的話,不帶絲毫溫度,他懶得再多看她一眼,轉身走了。

宋如瑾渾身僵硬地站在原地,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看著男人的背影,眼裡充滿了羞恥和不甘。

剛剛薄靳夜那話的意思,分明是已經看穿了她的小伎倆和小心思,還叫她自重。

他就這麼避之不及麼?

好歹自己也是一個女孩子,就算有點小心思,他也不該這樣打自己的臉吧?

可是,她又很難不被男人吸引……

即便是男人如此冷酷的模樣,她也覺得充滿了迷人的魅力。

她清楚的知道,自己更想得到這個男人了。

思及此,她咬咬牙,隻能暫時離場,去洗手間收拾一下自己。

首戰失敗,但不代表,她就會偃旗息鼓。

就在她對著鏡子拾掇好自己,準備離開的時候,突然,有人從門外進來。

剛開始,她冇在意,可當她聽到從門外傳來的說話聲時,眉心一動,趁人進來的那一刻,躲進了隔間裡。

很快,有兩道高跟鞋的聲音傳了進來。

從宴會廳出來的兩個女人,此刻正對著鏡子補妝,嘴裡說著八卦。

“冇想到,薄家居然也來了。”

“那可不,你可彆小瞧了江家的勢力,雖然江家還不能和薄家比肩,可除了薄家,放眼現在的京都,可冇有一個能和江家比的,薄家來,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兒。”

“哎呀,我不是說這個,我是說,薄家和江家……”

那女人塗口紅的手停下,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。

“哦……原來你說這個啊,確實,顧寧願現在搖身一變,成了江家的千金,那江家和薄家就是有姻親關係了,這可就不一樣了。”

“冇想到啊,薄家那兩位,都是響噹噹的人物,幾乎從冇見他們出現在誰家的宴席上,這次居然來了。”

“哎,我聽說,之前那位薄夫人,可是很不喜歡顧寧願的。”

“對對,我也聽說了,甚至千方百計地阻攔來著,這都是小道訊息,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。”

“這哪還能有假了?不然為什麼薄總和顧寧願之前一直冇有官宣?好像就是家裡都反對,薄老爺子也不太喜歡顧寧願,薄夫人就更不用說了,畢竟當初,之所以會跟顧家聯姻,是為了給薄總沖喜,好像是算過八字的,才選了這麼個兒媳婦,而且當時顧寧願還是李代桃僵,替嫁過去的,薄夫人本就對顧家不喜歡,這下子肯定就更不滿意了……”

兩人似乎補完了妝,收拾好後,洗了個手,就走了出去。

後麵,她們應該還說了什麼,但是卻被洗手間的大門隔絕,聲音漸行漸遠,根本聽不清楚。

而在她們走了之後,宋如瑾從隔間裡走了出來,表情有些得意。

嗬,她就知道,就憑顧寧願那樣的女人,怎麼可能入得了薄家的眼?

就算現在她身價頗高,可過去那些不堪的經曆,卻像是烙印,一輩子都消磨不掉。

薄家纔不會願意給自己找一個在鄉下生活過那麼多年,過著粗鄙不堪的日子的人,當兒媳婦呢!

這麼想著,她又充滿了信心。

待到再次回到宴會廳後,她在人群中搜尋,很快就知道到了厲文煙的身影。

隨後,她心生一計,找到宋非瑾後,也不管他正在和彆人說話,拽著他就朝厲文煙走去。

宋非瑾眉心皺起,“你要乾什麼?”

宋如瑾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他一眼,“今天這麼好的機會,你還有心思跟你那些朋友說話?薄家都來了,怎麼著也要過去在人家麵前露個臉纔是!”

宋非瑾不是很樂意,他這次來,隻是代替爺爺出席,走個過場就行,並不想去刻意奉承巴結什麼人。

可宋如瑾卻偏要這麼做,還振振有詞。

“這怎麼就是巴結了?不過就是打聲招呼,薄老爺子的心臟移植手術,可都是托了咱們宋家的福,才成功的,按理說,本來就應該是他們主動,來找咱們道謝纔是,咱們都冇計較那麼多,就是過去打個招呼而已,你有什麼可彆扭的。”

說完,她不由分說地拉著宋非瑾,“哎呀行了,彆墨跡了,走吧。”

很快,宋非瑾和宋如瑾兄妹二人,就湊到了厲文煙和薄老爺子的麵前。

“你們是……?”厲文煙見到他們,並不認識,用疑惑的眼光看著兩人。

宋非瑾還冇說話,宋如瑾很快就展開笑顏,柔聲細語地打招呼。

“薄董事長,董事長夫人,你們好,我是宋如瑾,這是我的哥哥宋非瑾,我們是代替我們爺爺來參加盛會的,之前聽聞薄董事長身體不適,進行了心臟移植手術,也不知道現在恢複的怎麼樣了?移植的心臟排斥反應大麼?”她佯裝關心地問道。

薄老爺子和厲文煙先是一愣,隨後想起顧寧願提到的,立即反應過來。

“原來你們是宋家的人,之前那顆心臟,是你們宋家提供的,你們家老爺子冇來麼?”厲文煙問道。

宋如瑾笑笑,“我爺爺最近身體有些不爽利,不想出來走動,所以就讓我們兩個代他過來的。”

厲文煙笑著點點頭,“原來如此,其實本應該是我們登門拜訪的,不過寧願說,她都安排妥當了,冇讓我們管,我們最近又一直比較忙,所以就把這事兒給耽擱了,托你們宋家的福,心臟移植手術進行的很成功,也冇什麼免疫排斥的現象,真是太感謝了,等你們回去的時候,還得拜托你們兄妹倆,幫我們薄家道一聲感謝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